忍看朋輩成新鬼—推薦長堀祐造的《魯迅與托洛茨基 – 文學與革命在中國》

文學難以脫離政治,但這不等於文學要為政治服務。在此我想轉引長堀佑造所引述的一段話,來結束此文,一段來自法國文學家紀德的話。紀德本人仰慕蘇聯,1936年訪問蘇聯,回來後寫了《從蘇聯歸來》,如實記錄了他親眼所見的種種官僚主義和個人崇拜,結果被全世界共產黨批鬥,誣之為托派。他說:「藝術越是專一地為真理服務,就越有益於革命。文學不應成為革命的御用僕人。臣屬的文學是卑賤的文學,哪怕它想服務的理想如何崇高、如何正確。」我想,無論是托洛茨基,還是魯迅,都會在這句話上簽上自己名字的。長堀佑造,我這位十幾年的朋友,也一定會簽。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