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果不其然,真正應該為這場暴行負責的人們,呼籲著舉國團結一致。他們正試著利用局勢轉頹為安,藉此將所有對當局的不滿壓制下去。幸運的是,他們手上已經有著現成的代罪羔羊:穆斯林。我們拒絕和那些對戰爭負有責任的人團結一致,這些人是:資本家、奧朗德、薩科齊、勒龐。我們嚴厲譴責,國家機器現正假借「共和國」之名行種族主義之實,以對抗恐怖主義的姿態掩飾對民主權利的侵犯。我們要求立刻解除戒嚴令。

Read Article →

書評—《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

格拉克斯坦總結道:「人民的戰爭」意味著「向資本主義的帝國壓迫和帝國主義的資本壓迫說不」。我認為實際的過程更為深刻。舉例而言,我對發生在澳洲軍隊裡的故事感到驚訝,士兵們在電影院裡,每當斯大林出現在新聞短片上時就歡呼,然而這並非出於意識形態的信服,純粹是因為此舉會使他們的軍官惱怒。在某些地方,戰爭確實導致革命接近。但其他抗爭則沒有達到這樣的高度,或選擇了反殖的民族主義道路,或被盟軍所鎮壓。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