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課徵全球資本稅之外–〈Public 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評介

作者將Federal Shareholder設計為一個獨立於政府的行政組織,然而最大化長期收益這個看似技術性的任務,事實上會影響要將哪些產業、以及哪些公司「納入」公共 民主管理(如前述,筆者認為此即國有化),然而這是高度政治化且涉及社會利益分配的問題,並非純粹的技術性問題,更不用說若該組織尚需一間扛起對大企業進 行監督甚至經營的責任,其政治性只有更高。技術官僚能否勝任?完全不受政治力監督是否能確保其決策符合公平與社會期待?筆者認為解決問題的方式並不在於讓 其獨立於政治之外,而是應當針對當今的代議民主制度作根本的改革。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