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高盛的金磚四國投資基金在2012年的鼎盛時期一度達到8億4200萬美元,然而至今卻大幅下降88%,截至這個月只剩下9800萬美元。同期間包括高盛在內的其他投資者們彷彿被黯淡的前景嚇壞了,總計有150億美元的資金從金磚四國抽走。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Read Article →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腐敗變質的共產黨,早已喪失了共產主義的理想,然而,不相信共產主義的共產黨,再怎麼愚笨的人也看得出來是自相矛盾,因此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

Read Article →

六個劇本,十萬演員:雨傘運動的總結與前瞻

雨傘運動這個劇,最初好像任何戲劇一樣,有劇本,有導演,有演員。然而,戲幕剛升起,演員造反,隨心所欲地演戲。戲院老闆急招警察進場彈壓,卻惹起觀眾不滿,與演員聯合,轟走警察,成立人民劇院,自行演出。但彼此無法就劇本達成一致意見,七嘴八舌,無意中反成了觀眾與演員合演的即興劇,比正規劇更好看。一場大戲,六大主角,人人臨時爆肚,你方唱罷我登場,高潮迭起。但中場開始,大家江郎才盡,無戲可演,戲劇衝突不再,而演員和觀眾都累死了。場外的警察,此時再聞聲闖入,趕走所有人,大戲方幽幽落幕。

Read Article →

有中共專政就沒有社會主義

過去幾年,習近平已經不時提醒黨員要謹記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今年9月7日,官媒全文發表了習近平的講話,他強調,「不能認為共產主義虛無縹緲,我們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要朝著共產主義的方向努力。」有人認為,這標誌了中共高層全面左轉。這不過是皮相之見。雖然習近平大力推銷「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但這不過是空話。我們評斷一個政權,決不能只看其講話。更重要是看其實踐。現在,習近平也大力向全世界推銷自由貿易協議,這不只是典型的資本主義,而且是很右很右的那種呢。其實,什麼「主義」,都是假的,只有獨裁主義,才是中共真心信奉。

Read Article →

梅兆贊評《胡風的獄中歲月》

除了由於毛的命令而造成的數千萬死去的人之外,再沒有一個人比胡風在毛的手中遭受更多更長的折磨了。個中原因是他寫的文章,而這在我們生活的世界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胡風生於1902年,在中國兩所頂尖大學讀書,然後到日本讀文學,在那裡參加了共產黨。返回中國後,他與魯迅建立了密切關係。魯迅可以說是中國二三十年代最好的作家。像魯迅一樣,儘管胡風是個馬克思主義者,但他深信作家應該寫他們感受到的和確信的東西,這種觀點被稱為“主觀主義”,這也使他陷入與毛的衝突中。毛從1942年開始強調文學藝術必須成為為黨服務、打擊敵人的武器。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