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與資本主義:彼此是友是敵? ——E. M. Wood 訪問記

今天,政治權利,即公民權利的確變得更廣泛,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普遍地獲得。但這些權利同時又變得不那麼重要。我們現在可能是先進資本主義世界的公民,但這種公民權利跟我們怎樣過我們的日常生活關係甚少。只要想想,生活的各個領域仍留在民主公民、民主負責制的範圍以外便明白了,例如我們的勞動生活、勞動力及資源的分配、時間本身的組織等等。……我並不是說這些消極權利一點用處也沒有,相反,建立某些對專制權力的抑制及某些「公民自由」如言論自由,議會等是一項主要的歷史性勝利,我們社會主義者看待這項勝利的重要性應該比我們過去某些同志有更大的敏感性。但如果這些成果是民主的要素,它們決不是民主的同義詞,我們必須認識到民主在馴化的過程中失掉了什麼。

Read Article →

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高盛的金磚四國投資基金在2012年的鼎盛時期一度達到8億4200萬美元,然而至今卻大幅下降88%,截至這個月只剩下9800萬美元。同期間包括高盛在內的其他投資者們彷彿被黯淡的前景嚇壞了,總計有150億美元的資金從金磚四國抽走。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Read Article →

盜版盜版,誰盜誰的版?

那些整天去控告別人侵犯其知識產權的資本家,本身往往才是最大的侵權者。事實上,資本主義大企業的冒起本身就是靠盜竊工人的知識產權,再加上許多其他因素,才發展起來的。⋯⋯許多跨國公司屬下的傳媒及研究機構都明文規定,僱員在公司的一切研究與創作的知識產權都屬公司所有。⋯⋯有謂知識產權法是用來鼓勵發明創造。如果大家知道,今天享有專利的人,往往不是發明者本人而是跨國公司,他就未必會那麼尊重其專利了。在1973年英國有人就專利作研究,結論是專利制度並無促進發明。許多發明都會照樣產生,不論是否有專利。

Read Article →

氣候大遊行聯署:災難就在不遠處!氣候變化比預期更嚴重,立即要行動

全球氣候變化已被公認了幾十年了。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是一個跨政府組織,各國政府本應遵守其報告的主要內容。技術方案是有的,也有辦法解決財政問題。那為什麼政府都不採取這些必須的步驟和措施呢?為什麼他們要建議虛假的或危險的「解決方案」,例如頁岩氣、農業燃料、核能、地球工程等等呢?答案很簡單:其實大部分政府都在為那些跨國公司和銀行提供服務的。這些跨國公司就是為了利潤率,發動了一場又一場利潤最大化的戰爭,企業生產更多「故意短命」的產品,結果消耗更多的資源。而他們使用的能源當中,超過80% 是來自煤炭、石油和天然氣,減排當然對他們不利。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