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輩成新鬼—推薦長堀祐造的《魯迅與托洛茨基 – 文學與革命在中國》

文學難以脫離政治,但這不等於文學要為政治服務。在此我想轉引長堀佑造所引述的一段話,來結束此文,一段來自法國文學家紀德的話。紀德本人仰慕蘇聯,1936年訪問蘇聯,回來後寫了《從蘇聯歸來》,如實記錄了他親眼所見的種種官僚主義和個人崇拜,結果被全世界共產黨批鬥,誣之為托派。他說:「藝術越是專一地為真理服務,就越有益於革命。文學不應成為革命的御用僕人。臣屬的文學是卑賤的文學,哪怕它想服務的理想如何崇高、如何正確。」我想,無論是托洛茨基,還是魯迅,都會在這句話上簽上自己名字的。長堀佑造,我這位十幾年的朋友,也一定會簽。

Read Article →

對《香港民族論》的一些批判性閱讀

香港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點名了港大學生會《學苑》2014年2月號的專題〈香港民族‧命運自決〉,以及日後編印出版的《香港民族論》一書,乃是需要警惕的錯誤主張。事實上,《學苑》專題推出時香港社會是有過一番爭辯,但到了《香港民族論》出版時,輿論焦點都集中在人大落閘及「佔中」的如火如荼醞釀中,對其內容(包括加入了五篇學者和評論員的文章)的討論已少。如今,一份學生報刊物竟受到特首的如此招呼,幾乎等於為「香港民族自決論」進行變相宣傳,而我們似乎亦可趁此機會再對《香港民族論》進行一番探析。

Read Article →

書介—《勞工的力量︰1870年以來的工人運動與全球化》

西爾弗總結歸納了資本通常採用的四種調整方式:一是空間調整,即「將生產地轉移到具有更為廉價和馴服勞動力的地點」;二是技術調整,即「改變生產組織和引進節約勞動力的技術」;三是產品調整,即「資本進入新的具有更高增加值的生產領域」;四是金融調整,即「資本完全從貿易/生產領域轉移出來,進入金融和投機領域」。根據西爾弗的研究,上述四種調整方式形成於不同的工人罷工高漲期,但從20世紀70年代以後便結合在一起,構成資本家瓦解、分化工人運動的重要手段。

Read Article →

民主不能只爭半套—《勞工自主企業》 重談經濟民主之必要

在一般談論、鼓吹民主的言論中,通常只談政治民主,卻忽略或避談經濟民主的重要性,這恐怕是資本社會意識型態的共謀。對企業主來說,不必然會大力反對政治民主,畢竟從美國的案例來看,民主政治不乏企業與富人上下其手的空間。相較之下,經濟民主則會徹底挑戰富人權力的根源。很明顯的事實就是,資方往往對籌組工會的打壓最力,甚至不惜違法受罰也要瓦解工會。而工會正是在企業內部,能夠威脅資方經營管理權力的勞方組織。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