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高盛的金磚四國投資基金在2012年的鼎盛時期一度達到8億4200萬美元,然而至今卻大幅下降88%,截至這個月只剩下9800萬美元。同期間包括高盛在內的其他投資者們彷彿被黯淡的前景嚇壞了,總計有150億美元的資金從金磚四國抽走。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Read Article →

巴黎大屠殺之後:恐懼、憤怒、行動——法國ATTAC(課徵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

他們告訴我們:「法國處於戰爭狀態」。但這不是我們的戰爭。繼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所造成的災難,當前法國在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馬里、尼日爾、中非共和國等地,都在促使這些區域的動盪,迫使難民逃難,但這些難民面對的,卻是銅牆鐵壁的歐洲,有些難民更因此變成冲上海灘的屍體。不平等和掠奪撕裂我們的社會,令人與人互相傾軋。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違反人道地從這些不正義中汲取力量。這些戰爭永無將人們引向和平的可能,因為沒有正義就沒有真正的和平。要結束這場戰爭,我們的社會必須遏止自身對強權、軍火、石油、稀有金屬、鈾礦的致命成癮。

Read Article →

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果不其然,真正應該為這場暴行負責的人們,呼籲著舉國團結一致。他們正試著利用局勢轉頹為安,藉此將所有對當局的不滿壓制下去。幸運的是,他們手上已經有著現成的代罪羔羊:穆斯林。我們拒絕和那些對戰爭負有責任的人團結一致,這些人是:資本家、奧朗德、薩科齊、勒龐。我們嚴厲譴責,國家機器現正假借「共和國」之名行種族主義之實,以對抗恐怖主義的姿態掩飾對民主權利的侵犯。我們要求立刻解除戒嚴令。

Read Article →

書評—《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

格拉克斯坦總結道:「人民的戰爭」意味著「向資本主義的帝國壓迫和帝國主義的資本壓迫說不」。我認為實際的過程更為深刻。舉例而言,我對發生在澳洲軍隊裡的故事感到驚訝,士兵們在電影院裡,每當斯大林出現在新聞短片上時就歡呼,然而這並非出於意識形態的信服,純粹是因為此舉會使他們的軍官惱怒。在某些地方,戰爭確實導致革命接近。但其他抗爭則沒有達到這樣的高度,或選擇了反殖的民族主義道路,或被盟軍所鎮壓。

Read Article →

悼念 Roy Bhaskar(1944-2014)

他的結論是:這個世界一定是由獨立存在的結構和機制組成的,這些結構和機制完全是真實的存在,但如他所言,這些結構和機制也是「層級化」(stratified)的。實在是由不同的「突現層次」(emergent levels)所構成:化學從物理學突現而來,因為化學規律包含物理規律,但不可化約為物理規律;生物學由化學突現而來,依此類推。他據此完成的《實在論的科學理論》(A Realist Theory of Science,1975)和《自然主義的可能性》(The Possibility of Naturalism,1979),使他成為科學哲學中極具影響力的人物。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