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與資本主義:彼此是友是敵? ——E. M. Wood 訪問記

今天,政治權利,即公民權利的確變得更廣泛,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普遍地獲得。但這些權利同時又變得不那麼重要。我們現在可能是先進資本主義世界的公民,但這種公民權利跟我們怎樣過我們的日常生活關係甚少。只要想想,生活的各個領域仍留在民主公民、民主負責制的範圍以外便明白了,例如我們的勞動生活、勞動力及資源的分配、時間本身的組織等等。……我並不是說這些消極權利一點用處也沒有,相反,建立某些對專制權力的抑制及某些「公民自由」如言論自由,議會等是一項主要的歷史性勝利,我們社會主義者看待這項勝利的重要性應該比我們過去某些同志有更大的敏感性。但如果這些成果是民主的要素,它們決不是民主的同義詞,我們必須認識到民主在馴化的過程中失掉了什麼。

Read Article →

盜版盜版,誰盜誰的版?

那些整天去控告別人侵犯其知識產權的資本家,本身往往才是最大的侵權者。事實上,資本主義大企業的冒起本身就是靠盜竊工人的知識產權,再加上許多其他因素,才發展起來的。⋯⋯許多跨國公司屬下的傳媒及研究機構都明文規定,僱員在公司的一切研究與創作的知識產權都屬公司所有。⋯⋯有謂知識產權法是用來鼓勵發明創造。如果大家知道,今天享有專利的人,往往不是發明者本人而是跨國公司,他就未必會那麼尊重其專利了。在1973年英國有人就專利作研究,結論是專利制度並無促進發明。許多發明都會照樣產生,不論是否有專利。

Read Article →

氣候大遊行聯署:災難就在不遠處!氣候變化比預期更嚴重,立即要行動

全球氣候變化已被公認了幾十年了。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是一個跨政府組織,各國政府本應遵守其報告的主要內容。技術方案是有的,也有辦法解決財政問題。那為什麼政府都不採取這些必須的步驟和措施呢?為什麼他們要建議虛假的或危險的「解決方案」,例如頁岩氣、農業燃料、核能、地球工程等等呢?答案很簡單:其實大部分政府都在為那些跨國公司和銀行提供服務的。這些跨國公司就是為了利潤率,發動了一場又一場利潤最大化的戰爭,企業生產更多「故意短命」的產品,結果消耗更多的資源。而他們使用的能源當中,超過80% 是來自煤炭、石油和天然氣,減排當然對他們不利。

Read Article →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腐敗變質的共產黨,早已喪失了共產主義的理想,然而,不相信共產主義的共產黨,再怎麼愚笨的人也看得出來是自相矛盾,因此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

Read Article →

六個劇本,十萬演員:雨傘運動的總結與前瞻

雨傘運動這個劇,最初好像任何戲劇一樣,有劇本,有導演,有演員。然而,戲幕剛升起,演員造反,隨心所欲地演戲。戲院老闆急招警察進場彈壓,卻惹起觀眾不滿,與演員聯合,轟走警察,成立人民劇院,自行演出。但彼此無法就劇本達成一致意見,七嘴八舌,無意中反成了觀眾與演員合演的即興劇,比正規劇更好看。一場大戲,六大主角,人人臨時爆肚,你方唱罷我登場,高潮迭起。但中場開始,大家江郎才盡,無戲可演,戲劇衝突不再,而演員和觀眾都累死了。場外的警察,此時再聞聲闖入,趕走所有人,大戲方幽幽落幕。

Read Article →